相信嗎?當人在一種情緒底下的時候,絕絕對對會影響到自己的諸多行為,而往往明明就知道自己在那種情緒底下,卻會因為愛面子、或是要顧所謂「成年人的尊嚴」,即便可能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小朋友,然後就避而不談、視而不見,而我就是這種人。

我早就發現自己最近工作不專心、很失神,當我連在讀一般人看了都能哈哈大笑的馬格斯‧朱薩克《傳信人》,他用文字淡淡地描寫親情的段落,都可以讓我默默掉淚;然後到相館拿洗好的照片,聽到店老闆說:「哇,妳的家鄉好美!」然後就大哭;我得承認,我想家了。



(My hometown:Taoyuan)


我想念的不單單是那個有具體形狀的房子,而是那個無形的、所謂的「家」,那裡會有爸爸在客廳看報紙轉電視、媽媽在廚房作飯並且碎念,然後弟弟在他的房間大吼:「姐,妳又拿我的翻譯機!」
(雖然正常情況,這應該是我的戲份)
,總之,就是那個在一般人眼中極度平凡、甚至有時還會讓你有所抱怨的地方。對我來說,我所敘述的那種溫馨情況不再復見,大概也有七年之久了吧。

所以,今天我們來聊聊關於「想家」的音樂吧,我必須先說,我自己在聽這些歌的時候,都哭得亂七八糟,我可是邊大飆淚、邊擤鼻子邊寫下這些字字句句,所以在你準備好要按下這兩支音樂錄影帶的play鍵之前,我非常願意等你,讓你先準備好手帕面紙,然後再來繼續閱讀。



一直以來,比起熱衷大剌剌直接唱著我愛你你愛我的美國樂團,我更愛帶著濃濃憂鬱、咬字有時要讓我細想一下、很愛你卻又要把那感覺講得很深奧的英國團,好比我很愛的Coldplay我膚淺又任性地喜歡看主唱Chris Martin邊彈鋼琴邊唱歌,那樣好性感,聽他那被Bias形容成聽了有種像在走鋼索的危機感的假音,只要他的英國腔一出現,我就覺得我的靈魂被活活攝走,他的嗓音總讓我有種莫名的感動。

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愛Coldplay都是從Yellow開始,而我卻不是,我第一次被Coldplay感動到飆淚是因為《Fix You》,這首歌前半段所敘述的情況是在05年倫敦地鐵遭受恐怖攻擊,整個城市蒙上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,市民對周遭事物都充滿著猜疑與不安。在那樣人心惶惶的狀態情緒包圍裡,Coldplay為悼念在這次恐怖攻擊下的罹難者,Chris Martin重回爆炸案現場「國王十字車站Kings Cross」地鐵車站,重新拍攝《Fix You》的音樂錄影帶,象徵要與家鄉民眾站在一起。


我的工作因為我的思鄉而遇到了瓶頸,雖然我想回家,卻又無法丟下工作不管,所以完全無法肯定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回去,又或者說那心心念念的家,什麼時候得以完整,根本不敢想。有時候我會告訴自己,這種難過應該在多年後可以漸漸淡忘,但是我發現這實在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,越是逃避面對,那份感覺就會越往心裡扎針,到最後不是麻痺了,而是痛到不醒人事。誰不想在工作累了,回家好好發洩一下,就算是自己關在房間大哭一場,也會知道反正開了房門,外面就有家人煮好晚餐等你,即使可能說不上幾句話,那就是家所能提供的溫暖。以前擁有的時候,總是抱怨,現在沒有了,就感到無比哀傷,人性就是這副德性!




Tears stream down your face 
當你的臉上佈滿了淚水
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not replace
當你失去了這輩子最重要的一切
Tears stream down your face
當你的淚已潰堤
And I
而我
Tears stream down your face
當你的臉上佈滿了淚水
I promise you I will learn from my mistakes
我承諾 我將從錯誤中記取教訓
Tears stream down your face
當你的淚已潰堤
And I
而我
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
會為你留一盞燈 指引你回家
And ignite your bones
會為你燃起一把火 溫暖你的身體
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
我會試著去撫平你的心

而這首歌的逼哭後座力是在音樂錄影帶後半段感動破表的大合唱,還好,當我這麼難過的時候,我聽見了Chris那樣溫暖地唱著,“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, and ignite your bones,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…


當然要講讓我哭得更慘的一首經典台語歌,江蕙《落雨聲》,這是周董跟方文山在出道前,兩人第一首合作的歌曲,描寫對媽媽的想念,這首歌,讓從小就失去媽媽的二姐,每唱一次,就會鼻酸不已。再又當然,倘若不是最近的歌唱大賽的參賽者,每個人都要把這首經典歌曲搬出來唱,我實在也很不敢聽這首歌。

這故事要講到我一個很好的大學同學Ellen,她是那種會因為那個愛她的男人任性離去,難過地讓自己瘦到只剩下三十幾公斤的人,這樣的她,我看在眼裡,總是很不忍心。

Ellen認識也七八年了,第一眼見到她,我就知道我們會變成好朋友,她跟Kate都是那種看到我掉下第一滴眼淚,就會比我哭得更大聲的姊妹淘。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,Ellen看過我猛追過學長,因為苦無結果,痛哭失聲的樣子。我也看過她因為朋友介入她原本或許可以美滿的感情,而落得一身傷,我陪著她,在街上邊哭邊準備去流浪。


那年我們大一,年紀都還很小,我們同樣面對了所謂情傷,那時的我們提得起,卻放不下。隔年大二,她摯愛的母親生病了,就住在我家附近的醫院治療。有天晚上,她大半夜跑到我家,這麼多年過去了,我永遠記得那個晚上我們在我家樓下的對話。

『今天我住妳家喔!好不好?』Ellen說話時,大眼睛瞇瞇地像在笑,可是我總覺得水汪汪的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!明天又沒課,只是妳怎麼突然想住我家?」


『我
... ... 』她欲言又止。

「欸,妳不回家陪妳媽媽嗎?妳知道妳不回去,她都會很掛念妳的啊!」但是當我這樣說的時候,我想我是說錯話了,Ellen大眼睛裡的那水汪汪擴散地愈來愈大,那效應像病毒感染,很快地也傳到我這邊,我愈擔心愈開不了口問個所以然。

『我
... 我明天...早上要去醫院,因...為我媽...媽昏迷了,她已經認不出我是誰了。』她說話已經變得含糊,因為她眼淚滴落的聲音,大到蓋掉她的音量,我幾乎要聽不見。

那晚睡前,我們聽著江蕙的《落雨聲》,那時候的我,還不知道失去親人真的是那麼那麼地痛,直到我的父母親離開我,我終於相信,人,是真的可以在一夜之間,就長大。



多年以後的某天,我們討論著我那種幾乎病態、只要遇到情傷或者挫折,就會把爸爸媽媽離開的畫面搬出來,告訴自己沒什麼比爸媽離開更難過的行為,我還甚至還自以為是地建議她,如果難過,就把她媽媽離開她這件事搬出來回想的幼稚舉動。

在我心中獅子座最勇敢的她只淡淡地跟我說:「妳知道嗎?妳要怎麼去跟個死掉的人爭?妳能跟她爭什麼?妳看不到她,感受不到她,妳甚至是不知道她的溫度、她的表情,她就是不在了,永遠都不會碰到了,妳要怎麼樣去難過?沒有用的啊!妳要我怎樣把這個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受,拿出來跟這些傷害我的事情比?根本比較不了,因為根本沒什麼好爭的.....


我每次想到她說的這段話,就會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我很難見上一面的媽媽,即使我可能前一晚還因為她在電話裡面唸我而鬧脾氣。我總會想起那晚我陪Ellen安靜地流著眼淚,聽著江蕙的《落雨聲》那樣悠悠地唱著。




你若欲友孝世大  嘸免等好額 
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  尚好命

出社會走闖塊甲人拼輸贏 
為著啥 自己嘸知影

你若欲友孝世大嘸免等好額 

世間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
嘸通等成功欲來接阿母住 
阿母啊 已經無置遐
哭出聲 無人惜命命



所以啊,我忍不住想要勸世一下,比起我們這些失落的人,
如果回家對你來說,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,
這禮拜天可是母親節,應該要回去看看媽媽、看看爸爸、看看家人,
就算給不了大大的擁抱,說不出感性好聽的話,
我想一個會心的微笑,對他們來說,絕對是最好的禮物了。



當你還能為家人做點什麼,就要即時去做,
我想沒有什麼比為他們付出而更快樂的了!


 

【那麼今天延伸閱讀就不要太灰色了吧!】

Coldplay - Yellow - Bias寫的樂評,超級深入,值得一讀。

INDIEVOX- ECHO主唱柏蒼創立的好站啊!支持音樂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付費購買!

《這些唱著媽媽真偉大的流行歌》 - 好可怕,一年就這樣過去了,這是去年的專欄文章。

《為床所困的OREO - 我私心地硬要貼上這隻我超愛的黃金獵犬OREO的延伸閱讀。

天上傳來的謎之音:『為什麼要放這隻叫做OREO的狗狗的連結?』
我擦乾眼淚回答:「我堅持他是人,是帥哥,看到他,就會讓人心情好百倍萬倍啊。」




【小克每週一問:你想家的時候,都聽什麼歌?】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lair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