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這地球上,災難好多,多到會讓人感覺到害怕無力吧?緬甸風災四川地震智利火山爆發,大自然的逆襲,讓人顯得好渺小。

昨天和同事去了一間我至少五年沒再去過的餐廳吃飯,不過這幾天因為工作忙、又看太多世界各地的災難新聞報導,我一個在四川的好友在災後尚未有音訊,我掉了太多眼淚,眼睛實在是太腫,整頓飯我都戴著墨鏡(以為自己是大明星),但是還是被眼尖的老闆娘認出來。老闆娘親切地提醒我:「小女生,不要半夜偷偷掉眼淚了。自己做音樂的,怎麼不知道多聽點音樂,好來讓自己放鬆?讓自己得到安慰呢?」





我差點都快要忘記自己常說的那個理論,是啊!音樂,是真的有治癒人心的力量,不是嗎?這陣子公司的歌手參加了香港電台邀約錄製賑災歌曲《承諾》,我想起了過去這幾年,其實在世界各地的音樂圈的歌手、藝人,都會在這種時候發揮愛心,用歌聲唱出安慰人心的旋律。

20多年前,衣索比亞發生嚴重的飢荒,數百萬的災民面臨了最飢寒交迫、最困頓的生死邊緣,為了援助衣索比亞、為了幫助那些災民,1984菲爾柯林斯(Phil Collins)提出構想然後鮑伯吉爾道夫(Bob Geldof)親自造訪了非洲乾旱肆虐的伊索匹亞,他親眼目睹饑民困苦的生活,回到英國後,隨即擔任召集人,在英國率先組成Band Aid數十位當紅藝人共同灌錄單曲Do they know it's Christmas?》義唱,將義賣所得援助非洲饑民。當時,他們的這個舉動,在短時間之內有了三百多萬張的唱片銷量,也引起了世界各地音樂圈的迴響。




最為大家熟知的,就是由美國麥克傑克森(Michael Jackson)組的USA for Africa所錄製的《We are the world》,由昆西瓊斯(Quincy Jones)參與製作的這張單曲,在短短的數週之內,便銷售了八百多萬張,英美兩國的音樂圈甚至還共同舉辦了長達十小時的Live Aid馬拉松式演唱會,為災民募款,演唱會畫面經由七個人造衛星,傳送到全球一百六十幾個國家,這項善舉,還讓鮑伯吉爾道夫(Bob Geldof)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。




多年來,這兩首歌曲都不斷地被傳唱著,2004這首經典義唱《Do They Know It's Christmas》更重新錄製,新版我整個超喜歡,加入了英國許多新生代歌手,Coldplay的克利斯馬汀(Chris Martin)以及蒂朵(Dido)、羅比威廉斯(Robbie Williams)……等等,讓音樂界的愛心薪火相傳。




在華語音樂圈,這樣的例子也不少,1985年,李壽全、張艾嘉和羅大佑……等人發起的義唱,為消費者基金會募款(也有人說是為了反盜版、或是光復四十年),結合了當時海內外六十餘位知名歌手,寫下了唱片界的空前紀錄,更在社會造成極大的迴響,帶著大家迎向光明面。




2003
年,王力宏與陶喆為了台灣當時發生的嚴重Sars疫情,創作了《手牽手》,由八十多位老少歌手、跨唱片公司再度同台,要大家一起手牽手面對對抗Sars,為了台灣、為了公益,大家攜手合作,這是音樂圈為大家貢獻的一點心意。





當然,還有許多這樣溫暖的歌聲不斷傳唱的,好比為了六四而唱的《歷史的傷口》、為了圓山動物園搬遷而唱的《快樂天堂》、還有當年為了青少年而唱的《把愛找回來》,在香港,也有港星們為了陳百強逝世共同在合唱他的經典代表作《一生何求》,以及近期為了四川地震、改編Beyond《海闊天空》、由劉德華作詞的《承諾》,華研的《比較美好的世界》以及吳宗憲、蕭敬騰、郭子乾、王宏恩、蔡康永、星光一二三班等40位藝人所演唱的《風中的羽翼》,都相當有意義、而且別具代表性。





坦白說,比起前一陣子某支集結所謂中日韓國際歌手、不知目的為何的矯情大合唱,我想音樂人還是應該多做點有意義的事情,來為這個世界盡點心力,用音樂、用歌聲,來安慰人心,給予最直接、最振奮人心的力量。



今夜,就讓我們輕輕禱告、輕輕歌唱。
希望這世界更好,希望明天會更好,
希望這地球上的所有人,都能平安快樂、無憂無慮。





【延伸閱讀,聽聽不一樣的聲音】
《讓我們來唱人民的生命之歌》
《不同的世界,不同的夢想...北京,還歡迎我嗎?》




◎那天有感而發,做了張Pray for you的圖片,歡迎串聯,讓我們一起為這世界禱告。



語法: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lair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