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回想起來,如果幾年前跟樂團朋友的一個深夜對談,我沒被他們說著對搖滾樂的熱愛,眼中閃爍的那花火給感動到,他們的那些熱血澎湃,沒讓我毅然決定投入獨立音樂廠牌工作,進而接觸到許多幕前幕後努力讓音樂發光發熱的人們,或許多年以後的現在,對於海洋音樂祭被政府干涉到變了調野台開唱即將停辦,或許我不會感到這麼哀傷、這麼感慨吧?或許我可以依舊一副事不關己的自私模樣。

當然那只是......或許。



(by DINGDONG)


我說不上來這些音樂活動對我人生是有多大的影響,我有因為去參與了這些活動,而變得比較正直有用嗎?(聳肩)這當然是不可能的。

但是我能告訴你,這些音樂活動卻是我、我相信也是許多人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塊記憶,那是我從年少輕狂到菜鳥出社會、到現在轉行之後的某種精神寄託,因為,在那裡,我看見了很多人的夢想發光,也曾經看過我自己的夢想飛翔。

在我大學時代,第一次到野台去玩,台上看到的是濁水溪公社,我無知地認為,那個鬼吼鬼叫的主唱根本是在亂唱一通,其實說穿了是我自己根本聽不懂。因為年輕,總是會把自己不懂的,就劃分到另外一邊去。但是當我再長大一點,了解的開始多了、聽的看的也都多了,甚至到我開始工作之後,有機會真真切切地認識了濁水溪公社的主唱小柯,你很難把舞台下的那個他,跟舞台上的那個他,連結在一起的那個主唱小柯,當很多人說他們意識形態掛帥、如何又如何時,看他卻能輕描淡寫地回答說:「我們只是用我們喜歡的音樂方式在表達我們的訴求!」

之後幾年,每當我再看到小柯在野台的舞台上搞笑歡唱,我總能很快就整個融入在他描繪出來的音樂世界裡面。



(濁水溪公社‧小柯 - by yangon)


如果要我多說一些關於野台開唱的記憶片段,說真的,我在獨立廠牌工作那幾年,我深深相信,我跟TRA MUSIIC這幫人,絕絕對對是對立的(笑)。

我想是我當時的工作態度的關係,極力地保護自己的樂團,我相信我當年絕對是樂團經紀人機車排行榜上,名列前幾名的討厭鬼。(話說我心中的機車排行榜也是有好多經紀人好友在榜單上的,請你們不要偷笑)

幾乎每年到了野台開唱要敲表演名單的時候,我們彼此會因為各自的要求,他們為了他們的活動或是經費,我為了我們的演出順序或是表演費,總是像要大戰一樣,然後說要相互抵制,掛上彼此的電話之後,一定飆過不只一次的髒話,互相詛咒,但是最後的最後,我的樂團還是會在野台的舞台上表演、然後我跟TRA這些工作人員還是會在野台的空間裡面相遇,雖然在每次樂團要上舞台前,我幾乎都要跟PA對幹,但是我們會在彼此工作結束之後給予回笑微笑、彼此打氣,要對方加油,約定明年再來。

而那些記憶,都成了我離開獨立音樂圈之後,很深刻的記憶。



(潑猴‧阿凱 - by BEAST )


而也在我轉身投入又被他們這票人稱為不同派,所謂的流行音樂廠牌之後,當我已經被每天煩瑣的工作纏身、我卻判斷不出我是否樂在其中。

某天,我跟Orbis、Shopping在線上聊了起來,我們聊著過去大家工作時候的諸多回憶,我們聊著The Wall,我們聊著野台,我們聊著我們過去怎麼帶樂團,也笑Orbis現在竟然在做我們當年做的事情,我們聊著我們的夢想,我們架構著很多很多,或許我跟Shopping都再也回不去了,但是我們卻知道我們能夠用我們擁有的資源、力挺這些人要做的事情,因為對我來說,跟FreddyOrbis一夥工作的這些人,他們是在圓很多人的夢。

如同Orbis說的:「我們建立的是一個自給自足的音樂社群,彼此支持互助,我們搭建平台,讓樂團更容易發揮成長,讓樂迷更享受音樂,這是我們所有工作的原點......」(淚)



(by DINGDONG)


去年我休息的那段日子,大概是我這幾年唯一一次對野台開唱的缺席。因為我當時認為,野台開唱會一年又一年又一年地不斷地舉辦下去,少去一次,大不了明年再去。但是這樣的天真想法,似乎到今年就不再那麼熱血了,明年野台開唱就要停辦了,我再也沒有理由跟自己說:「沒差,明年再去。」這樣的話了。

我是喜歡跟野台有關的那些的,那些可能在我記憶裡面機車的工作人員(笑),因為有他們的把關,這活動才能夠這麼有意義。那些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樂團朋友們,他們的汗水,他們用力地唱著自己寫的歌,他們的音樂來表達自己的想法。那些樂迷的吶喊,那些破表的吉他聲,那些錯綜複雜的舞台分布以及樂團表演時間,那些啤酒,那些原住民小吃攤位,那些創意商品,那些那些掠過天空的飛機,那些在天上閃爍的星星, 野台開唱乘載了太多那些在我心中寫過一遍又一遍的熱血青春記憶.....


所以,一起吧!
在不知道下一次野台開唱是在何時的這次,一起吧!

讓我們一起在今年的野台開唱相見,
讓我們一起在今年的野台開唱擁抱,
讓我們一起在今年的野台開唱喝著好喝的北台灣麥酒
讓我們一起在今年的野台開唱吶喊、歌唱!!!


讓我們一起在今年的野台開唱那最後一首歌裡,跟野台開唱說再見。
雖然我知道我一定會哭,但是我還是會微笑跟野台開唱說再見。

因為我相信,野台開唱會再回來的,對吧?
一定會的!






【延伸閱讀,準備好衛生紙嘿,熱血的人,眼淚跟汗水是分不清楚的!】
《讓我最後一次站在圓山看野台》- 很好,Freddy這篇的標題在第一時間已經讓我溼了眼眶。
《飛機再次劃過天空時,我也將劃下野台最耀眼的一個夏天》
《反抗迷航記》- Orbis這篇果真讓我很鼻酸。
《「你有野台,我沒夏天」是我近三年來的心情寫照》
《替我照顧好野台,好嗎?再見。》



卡卡說:「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我要去野台開唱呀呀呀!你以為一個啤酒杯是可以關得住我的嗎?放我出去呀!」


這是今年野台開唱的必搶商品,他不單單是公仔,還可以錄音。
各位同學請加油,務必搶回來留念!

【★★野台開唱 Formoz Festival 2008/7/25~7/27 ★★ - 官方網站連結】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lair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