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『總之,十七、十八、十九號那幾天,妳打死都不可以碰毒品,煙啊酒啊糖啊,妳都不可以去碰,知道嗎?』


「碰了會怎樣?」我賊賊地笑了笑。


阿傑拿著我的星盤,深鎖著他的眉頭。


『答應我,好不好?那幾天,妳真的不可以碰。乖,聽話。這幾天妳會睡不好,一種莫名的道德感、罪惡感會讓妳很痛苦。』


「哀唷,我早就戒糖果了,這個你就算不準了啦!我都戒了,哪裡來的不安跟失眠啊?」

我幫阿傑把他的水杯加滿水,看了一眼瓊斯。

『妹妹啊,阿傑的話,妳就多少聽一點嘛!』

「人家都不吞了啊,哪裡會有他說的什麼失眠還道德感作祟咧?我耶?道德感作祟?哈哈哈‧‧‧」

阿傑把我的星盤翻來翻去的。

『不碰真的最好,那幾天妳的情緒真的起伏的好大,妳自己到時候要小心,知道嗎?妳說妳不碰了,可是上面是顯示妳會因為毒品方面的事情讓妳罪惡感很重,不舒服,奇怪了‧‧‧』

我沒把阿傑的話真放心上,總之就只是在筆記本上記上一筆:這幾天別去玩。


哥哥瓊斯摸摸我的頭叮嚀我千萬要聽話。


※ ※ ※


哥跟他男友吵架,然後哥無理取鬧去喝個爛醉,爛醉要是死在路邊就算了,他偏偏故意要回家去給他男朋友看,堅持把他男朋友給氣死才爽。

很慘很慘的是,在場的所有人沒人敢陪他做這樣需要勇氣的事情,有誰不知道他阿娜達的脾氣?又更何況,他最討厭我哥喝酒,現在我哥又剛剛好好死不死喝醉了。很好!妹妹這工具終於他媽的派上用場,認妹妹是為了在沒人肯陪你回家挨罵的時候,拿來當擋箭牌的。

我哥拉我跟他去做計程車。

我依依不捨現場所有眼神充滿〝妳就認命了吧!〞的朋友們。

回到哥哥的男朋友家裡,哥鐵定是喝醉膽子大,把燈全打開,也忽略了我這個妹妹的存在就開始換睡衣,還故意大聲說話,亂敲東西。

『關燈啦!媽的,幹,你他媽喝醉酒就不要回來啦!滾出去你!』他醒了‧‧‧

我拉了拉哥哥跟我出去,哥跟我回家之後,我收到他男朋友的短訊,說了很多充滿失望的語氣,怎麼辦?哥跟他男朋友是我見過最帥的一對情侶,我多不希望他們分開。

我唯一能允諾哥的男朋友的,就是─我會幫你照顧好我哥的。


※ ※ ※


哥真的很墮落。

雖然這是他每次失戀用的方式,但是這次我看了真的真的好難過。每次他失戀,他總是會在朋友群裡搞失蹤,然後,喝酒喝倒掛掉,再去嗑藥嗑到送醫。偏偏,我也曾這樣玩過,我好像沒什麼資格不准他這樣,但是我想起我答應哥男朋友的事情。

「哥,你今天別去玩了,跟我回家好不好?」

『呃... 妳有什麼資格說.......... 說我啊?以前妳在瘋的時候,我有阻止過妳嗎?我........... 我怎麼對妳的?妳現在幹嘛來阻止我?我...... 我是阿鳳耶,拜託..............』

我荒唐的時候,哥真的很賣命,什麼叫捨命陪君子就是他表現給我看的。他那時候因為擔心,唯一能做的就是寸步不移,他最屌的事就是,我失心瘋地胡亂吞糖果,我吞幾件,他就吞幾件。

「哥,那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?」

瓊斯白了我一眼。

「哥,你怎麼去玩,我不管你了。但是,你每天都必須要讓我看到你一眼,我去接你下班,或者你來接我下班,至少每天都要說說話、吃吃飯。」

『嗯.... 好。』

看著他跟朋友離開,我騎著哥哥的車回我家,眼淚一直停不住。
到家之後,關上門,還來不及開燈,我就蹲在地上哭,一個人縮在那裡,我好擔心好害怕,明明知道哥哥這樣不對,也不好,我卻又救不了他,我到底該怎麼辦?

我該怎麼辦?
我哭到眼睛角膜水腫,對瓊斯就是放心不下,對哥的男朋友更是百般的對不起。

對不起對不起,可是我真的救不了我哥,怎麼辦?


※ ※ ※


『妳在哪?』

「哥啊,我在外面啊。」

『來小戴哥哥這裡找我,聽到沒?好幾天沒看到妳了。』

對耶,哥跟他男朋友合好之後,我們好幾天都沒碰到了。因為我在鬧脾氣,每次哥哥失蹤,我總是最最擔心的那個,大夥雖然都會嚷嚷擔心,但是唯一去找的就只有我,我總是第一個找到哥哥的,但是找到哥哥之後,大夥又會全部都窩過來說擔心,我不是在邀功,可是我不喜歡這樣;所以我跟大家鬧脾氣。而昨天終於聯絡也是因為聽到仲傑說,哥哥不舒服好像喝到假酒,擔心的要命所以打給他。

『喏,我載妳回家。』

哥有夠沒誠意的,要載我回家,我還必須自己偷安全帽。

「哥,你跟他好了嗎?」

『嗯?好了啊!呵呵,怎麼問?』

「那,那你醒了嗎?」

『廢話,醒了啦,這幾天不舒服是因為體力透支,不是喝到什麼假酒啦!不用擔心!』

哥的騎車技術真的比我好一萬倍。

「說到擔心,最擔心就是你天天玩那時候。碼的,我真的很擔心耶,我總覺得我該阻止你,可是你又不讓我救你,然後我就天天哭、根本睡不著‧‧‧以後你們再吵架,你就只能到我家買一堆啤酒喝,然後看vcd‧‧‧」

瓊斯呵呵笑。

『真的天天哭啊?嗯?這麼擔心的喔?』

「有什麼辦法?你是我哥耶,我的依靠的啊,而且我又答應你男友說一定會好好照顧你,結果呢?我的罪惡感好重那幾天,一直失眠。」

『失眠?嗯‧‧‧』

「對啊,失眠。」

『妹,妳記不記得阿傑說的?有幾天妳會因為毒品的事情身心受創、道德感作祟的事?』

「記得啊。然後呢?然..... 後..... 呃啊.....」

『原來阿傑說的妳的事,原來是因為我啊!』

「我那時候還想不透我連門都不出怎樣會失眠、怎麼有罪惡感‧‧‧」

『他那傢伙!真的很神!』

到家之後,我忍不住打了電話給阿傑,阿傑輕輕地說,不是他自己感同身受,他沒辦法跟我一樣激動。

『想那麼多幹嘛?回來就好了,妳跟妳哥兩個好好的就好啦,知道嗎?』

愛情走了,一定會再回來的。
等他回來之前,真的不可以用很糟糕的方法來折磨自己,因為這樣不一定喚得回對方的心。


『呵呵,我的小公主,我啊,我可是在等妳五月一號的好消息呢!乖乖的喔。』



信念。
請相信,愛情走了,一定會再回來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laire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